近日又看了一遍電影《畫皮》,不由得又多了思索與感悟,隨捉筆成文,與讀者共享。

一、對婚姻的威脅

一切來得那麼突然,也那麼強烈,這是任誰也沒有預料到的事,小唯,王生,抑或佩蓉。

一份愛突然間在兩個人之間滋生髮芽,無疑卻不具有生長的空間與土壤。他已經是有家室的人,有愛他的以及他所愛的妻。

也許這份感情注定只能是悲劇的,但是卻無法忽略與否定。身為妻子的她明顯也預感到了事情的不妙,空氣中那悄悄蒙生的愛情在噝噝作響,她不能不去思索與考量。她友好地與這個被老公救回的女子接觸是種試探還是出於善良的本能,我不必費心去揣度,只是當她發現小唯有別於人的異常時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更多的是驚訝,原來她不是人,是妖,是人的王生怎麼可以喜歡一個妖呢?

只是已經被愛所虜的王生怎麼可能輕易相信這似乎很荒唐的言詞,聽來更像是種抵毀與污衊。佩蓉或許不是苦於王生不信她所言屬實,而是憂慮這份感情將如何面對。無論是出於維護婚姻還是愛情,她都不希望王生愛上小唯,是妖就更不應該更不可以。

然而聰明的她明顯看得出,他是喜歡小唯的,儘管她還要一再地追問,如果她不是妖,他會愛上她嗎?她心裡還是抱著一絲絲的僥倖與幻想,希望這樣的事不要發生。只是愛早已無可避免,她必鬚麵對,無論他們夫妻的愛有多麼深刻與強大,卻無法杜絕另一份感情的發生。這甚至是王生不情願看到的,他不想這份新生的感情對婚姻造成任何的傷害。他愛佩蓉,他不想貪享兩份痴烈的愛情。

二,美麗

美麗或許只是一個眼神,一個莞爾的微笑,卻具有勾魂攝魄的功效,讓心沒來由地傾覆與沈緬。美麗無可抗拒,無論它是來自於姣好的面容,還是內裡透出的氣質,美總是能輕易地打動人心並且俘獲人心。

我們不用去辨別小唯的美來自於什麼,又是什麼誘惑了王生,總之,他喜歡上了她。感情的事有進候就這麼簡單,卻排山倒海般強烈。他沒辦法自我否定,在婚姻面前,他只能用一個真男人的理性來加以約束。他不想對不起佩蓉,更不想褻瀆愛。勇哥能做到的,他也可以:為了愛的人,要有所放棄。

三、無論是人是妖,愛都真實

王生是愛小唯的,只是他已經有了佩蓉,這份愛便只能隱藏在心底,以及停留在兄妹的名份上,不能再有一點過份的奢望與期求。

這一點佩蓉不懂,非要問個究竟。其實無論是妖是人,小唯無疑已進入他的內心,讓他夜夜夢迴,難以剔除。王生只能顧左右而言它,她怎麼會是妖呢?

是呀,他愛她,無論是人是妖,這份愛都不會因此而更改,就像最後他對佩蓉。他和她是夫妻,他愛她,所以她所做的一切他都有份,他們需要一起來承擔,哪怕她真的是妖,他甚至於可以犧牲自己來換取愛人的生。

那個只知道吃蒼蠅的傢伙也在愛小唯,他的愛似乎更理所當然,因為他們是同類,哪怕得到的只是一種鄙視。他也在愛里面沉醉,可以為愛的人做任何事,甚至於獻出生命。這樣的愛成全了自己,哪怕對方並不認可與需要,但卻是自己一心追求的快樂與感動。只要是感情,便會有私心,便想著得到,這無可厚非。只要是緣於愛,愛便高貴而令人尊敬。無論是人是妖,愛都如此真實與深刻。

四、請相信,愛做得到

佩蓉有意要給他納妾,她以為男人的愛變了心,她想表明自己大方,自己想得開,可以容許自己的丈夫接納另外的女人。這無疑也是一種愛。

只是他更清楚,其實是她不相信他能做得到——能做到繼續愛她,像從前一樣愛;能做到用理性來約束自己,把另一份滋生的愛悄悄埋藏在心底。

是的,是她不相信男人能經受住誘惑,能坐懷不亂,能矢志不渝,忠貞不二。

也許這世上根本就沒有唯一性的愛情,愛總是要在現實裡經受各種各樣的考驗與磨難。愛抑或會同時在兩個人甚至更多的人身上發生,愛可以多樣,人的感情不會只發乎一端。

但是婚姻卻只能唯一,哪怕是在古代男人允許納妾的情形下,我們也應該追求婚配的唯一性。因為只有這樣,愛才能顯得完整,才能最完美,要不然就像是遭到了破壞與分隔,被解構與損傷。

這無疑是我們心裡最美好的期望,愛要完美無瑕才好。只是這根本不可能,就像佩蓉當初也是在兩個人之間做選擇,勇哥或是王生。我們可以說她同時是愛勇哥的,但是愛王生可能更多一點,要不然也不會嫁他而捨棄他。她的愛也不是唯一。愛總要有取捨,只能得其一,另外的只能讓它自然消亡或是被埋藏。

五,放手的幸福:成全

只是往往愛的另一方卻不會這樣想,每個人都有獲得幸福的權力,所以就要爭取,並且想盡一切辦法去得到與占有,就像小唯,就像那個只知道吃蒼蠅的傢伙,他也在努力想得到自己的愛情。

有些人也許會選擇自動退出,像勇哥,遠走他鄉,哪怕從此過一個人的生活,其實也挺好,用這樣的大愛來成全別人。王生也想,他對小唯的愛只能被規限在一個恰當的範圍內,這他很清楚。

只是小唯不會,不是因為她是妖,有人所無法抗拒的妖術,就可以為所欲為,她只是有她自己對待愛的方式。

小唯不是不能肯定王生是否愛她,而是想獨占王生的愛,想以排除異己的方式來獲得愛的專一。

只是她錯了,沒想到王生與佩蓉的愛要比她想像得強大得多,也牢固得多。即便她真的把佩蓉變成了妖身也不能撼動這愛情,因為除了愛之外還有更重要的責任以及婚姻的情份。這一點她沒有。這也許只能怪命運沒有先安排她與王生相遇,要不然王生也會像對待佩蓉一樣來愛她,哪怕她是妖身也無所謂。

愛如果再加上婚姻的殼,便很難被摧毀與破壞,對於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來說便是如此,哪怕這愛在婚姻裡似乎有些變了味,摻雜了別的成份在裡面。這愛里流淌著親情的血液,入骨入髓,便沉重了許多。

男人很清楚,只是女人不相信男人做得到,她以為男人骨子裡那原始的貪婪要比理性強大。

請相信,愛做得到。男人這時候需要的其實是信任與鼓勵,是理解與疼愛,那麼他會更加堅定自己的信念,他絕不想辜負與褻瀆自己心愛的女人。女人的主動推讓與懷疑恰恰會讓男人心灰意冷,傷心失望。得不到愛人的支持,他會懷疑自己當初的決斷是不是真的必要而且正確無誤。

愛總是經受著撕扯與糾纏,面對兩個同時愛的人便自然會有些無所適從甚至變得迷惘與憂愁,不知如何是好。電影一下子把矛盾推到了極致,讓愛在生死存亡的關頭最美麗地彰顯偉大。放手與成全,為了愛的人,這樣或許才是最好的解脫與幸福。

愛到最後便是放手,愛到最後便是欣慰的幸福,愛到最後就是看著愛的人能夠最幸福地生活,愛到最好便是心安與淡薄,愛到最後甚至是無欲無求。

愛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也許沒有哪一種是最好,抑或最值得肯定與讚賞,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愛的幸福,按自己的性情行事。只是任何情形下都要遠離恨、擯棄恨,要不然只會與愛的本質越走越遠。就像那個天生的降魔者,因為心裡只有仇恨,就連那個可以斬妖除魔的劍也無法啟封,最後只有借助內心充盈的愛才可以。愛的力量其實最強大,也最具有感召力。最終降服小唯的,不是劍,而是愛。

Offshore Company | Company Formation | Mini-Z | Kyosho | Office Supplier | Office Furniture | Cancer | Gold | Fingerprint Scanner | Fingerprint Reader

創作者介紹

無法平靜的靈魂

kccc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伶伶
  • I LOVE YOU

    澤澤我好愛你
    只係我冇講出口 你愛ge 係兔
    because我愛他,希望他過得幸福快樂,
    希望他跟真正愛的人在一起